1. <p id="BsSUC"><nav id="BsSUC"></nav></p><embed id="BsSUC"></embed>
        <table id="BsSUC"></table>
        1. <dfn id="BsSUC"><ol id="BsSUC"><option id="BsSUC"><cite id="BsSUC"><mark id="BsSUC"><i id="BsSUC"></i><form id="BsSUC"><video id="BsSUC"></video></form><col id="BsSUC"></col></mark></cite><col id="BsSUC"></col><legend id="BsSUC"></legend><nav id="BsSUC"><form id="BsSUC"><li id="BsSUC"><canvas id="BsSUC"><mark id="BsSUC"></mark></canvas></li></form></nav><code id="BsSUC"></code><i id="BsSUC"></i></option><dfn id="BsSUC"><td id="BsSUC"><b id="BsSUC"><dfn id="BsSUC"></dfn></b></td></dfn></ol></dfn><source id="BsSUC"></source>
        2. [故事大全] [手机访问]

          故事

          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故事会 > 

          狐狸成精

          来源:故事会 作者:李威远

            一人一狐的较量,究竟谁是赢家?
            早年间,在皖南的大山里,有个单家村,村里有个猎手叫单常胜。他眼光敏锐、身手矫健,打起猎来,只要他瞄上了,无论天上飞的、地上跑的、水中游的,全都跑不了。为了能打上好猎物,他总是一个都不放过。
            这年刚进"三九",大雪初晴,饿了很多天的野兽纷纷出窝觅食,这正是打猎的好时机。单常胜把棉袄一紧,穿靴戴帽,背上猎枪就出了门。
            单常胜走了一段路,发现雪地上有一行细碎的狐狸脚印,就跟踪追击,追到一丛乱草前,脚印消失了。单常胜取下猎枪装上子弹,打开保险端平猎枪,对着狐狸可能窜出的方向瞄准,慢慢地一步步靠近草丛。那狐狸也感觉到危险临近,"嗖"的一声,窜出草丛往前跑去。
            单常胜一看,那是只成年狐狸,眼睛晶亮、尾巴蓬松,阳光下全身闪着金光,他不禁赞叹道:"好一张顶尖的狐皮!"
            单常胜想,这张狐皮一定不能打破,于是决定打狐狸的肛门,可狐狸始终用尾巴护着,找不着机会,无奈之下,他只好转移枪口,改打狐狸的眼睛。
            狐狸察觉到自己的处境危险,于是摇摆着身子往前逃。单常胜好不容易逮住机会,抬手"砰"的一枪,狐狸应声倒地。他心中一喜:打中了!
            单常胜刚起步想过去捉住狐狸,狐狸忽地爬起来,跛着脚奋力往前奔。原来,这一枪只伤了它一只前脚。跑着跑着,狐狸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口土井,它来不及转弯,只好纵身一跳,无奈前脚受伤,大劲使不上,一下子掉进了土井里。
            单常胜到土井前一看,這土井有一人多深,井底没水,井壁又光又滑,而且没有搭脚的地方,狐狸急得在井下乱转。单常胜笑了,自言自语说:"狐狸呀狐狸,你本就该是我枪下鬼,何苦要遭这份罪?现在看你再往哪里逃!"
            可一转眼,单常胜也犯起愁来:接下来该咋办?一枪崩了它吧,皮就不值钱了;下去捉吧,爬不出来怎么办?到时候只怕会和狐狸一起饿死。可是,煮熟的鸭子就这么让它飞了?单常胜不甘心!忽然,他想起自己出门前带的那根绳子,很快便有了主意。
            单常胜把绳子一头打了个活结,放到井底,另一头则抓在右手操控着,他想用活套套住狐狸。可这只狐狸似乎看穿了单常胜的心思,东躲西藏就是不上套。单常胜忙得一头汗,却拿它毫无办法,看来得另想主意。
            单常胜坐在井边想呀想,忽然他俯身趴在井沿上,身子尽量往土井里探,再把右手伸下去,仔细一看,右手离井底已经不到一支猎枪的距离了,于是他又有了主意……
            单常胜打算先用枪托把狐狸砸昏过去,把它拨弄成四脚朝天,再用活套套住它的脚拉上来,这样就能活捉狐狸了!
            于是单常胜把猎枪倒过来,用右手抓住枪口,提起猎枪,看准狐狸,用枪托往它身上砸。
            一看这架势,狐狸更加紧张了,它毛发直竖,"嗷嗷"直叫,圆瞪着双眼,不停地左右腾挪,躲闪着砸下的枪托,单常胜屡屡不能得手。不过单常胜心中笃悠悠:哪怕狐狸你再狡猾,躲得过初一,怕是也躲不过十五,我只要砸中你一次,你就玩完了,总不可能一次都砸不中吧?
            单常胜志在必得,他摸准狐狸躲闪的方向,铆足劲头往下一砸,出乎他意料,狐狸突然来了个急刹车,枪托在狐狸眼前砸空了!说时迟那时快,枪托刚落地,狐狸就"嗖"地蹿上木质枪托:鋈凰鹕碜,一只后脚踩在了猎枪扳机上,只听"砰"的一声,子弹出膛了,正中单常胜的脑门!
            单常胜立马血流如注,与此同时,狐狸借着那一踩之势,两只后腿同时发力,拼命往上一跳,爬上了井沿,慌里慌张撒腿就跑。临死之前,单常胜下意识地抓了一把,没抓着狐狸,只落下了一手毛。
            第二天上午,单常胜的家人和邻居在土井边找到单常胜的尸体,大家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他是怎么死的。说是自杀吧,没理由不说,他也够不着土井里猎枪的扳机呀;说是他杀吧,谁会在井底下抠扳机呢?
            后来有眼尖的人发现:井底除了枪托印,还有狐狸的脚印,再看单常胜的一手狐狸毛,这才理出个头绪来:狐狸枪杀了单常胜!
            得知此事,村里辈分最高的单太爷叹了口气说:"这年月,狐狸都成精啦!"

          Tags: 狐狸成精

          本文网址:http://www.hainanyida.com/gushihui/154300.html (手机阅读)

          人赞过

          猜你喜欢

         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          昵称: 验证码: